首頁>新聞資訊>新聞>2020

重點作品賞析|異域同繪——中國美術館藏日本浮世繪和清代木版年畫精品展

來源: 時間:2020.08.27

浮世繪是17至19世紀流行于日本的風俗版畫,生動記錄了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和游樂活動,反映了新興市民階層的審美意識,具有普遍的人文價值和時代精神。浮世繪在長達兩個多世紀的發展中涌現出了為數眾多的優秀畫師,鈴木春信、鳥居清長、喜多川歌麿、東洲齋寫樂、葛飾北齋、歌川廣重是其中最為杰出的代表,被稱為“浮世繪六大家”。他們技藝精湛、風格鮮明、造詣深厚,或是開創了浮世繪的新技法,或是開啟了題材的新樣式,或是展現了日本人民的文化心理和民族特質,因此備受推崇,影響深遠。


作品解讀

鈴木春信(約1725-1770)本姓穗積,號思古人、長榮軒。春信將“繪歷”的多色套印技術移植到浮世繪版畫的制作上,促使“錦繪”問世,豐富了浮世繪的色彩表現,確立了真正意義上的浮世繪套色版畫。其筆下的女性形象多是江戶時代平民人家的少女,婉約雅致、清麗脫俗,畫面營造出夢幻、詩意、感傷的氛圍。

鈴木春信《洗衣女》

版畫 30×20cm

中國美術館藏

 

作品描繪了一個少女在河邊洗衣的場景。河邊春柳輕拂,綠草如茵,少女皮膚白皙,五官精巧,垂首而立,姿態優美。春信將生活中的少女形象進行了理想化地塑造,為平民的日常勞作賦予了詩情畫意,使作品呈現出溫婉動人的質感。據記載,春信曾研習中國明代畫家仇英的仕女畫,其作品中的女性形象纖瘦玲瓏、清麗雅致,與仇英筆下的仕女有許多相似之處,可見其受中國傳統繪畫影響之深。

 

鈴木春信《萩》

版畫 31×18cm

中國美術館藏

 

作品前景中描繪了一簇搖曳的胡枝子,兩個少女一人手扶細枝,若有所思,一人轉頭望向畫外,身后的河水向遠處蜿蜒流去。春信筆下的人物眉眼細巧,身形纖弱,帶有少女般的純凈與夢幻。作者淡化了人物的現實感,塑造出遠離塵世、超凡脫俗的女性形象。畫面上方有一首頌秋的古詩,詩畫一體、情景交融,表達了對秋日的惜戀之情,與日本民族審美意識中的“空寂”“物哀”等美學觀念一脈相承。作品風格典雅,意境悠遠,體現了春信繪畫藝術中的古典詩意。

 

 

 

 


鳥居清長(1752-1815)本姓關,俗稱新助,出生于書肆之家。鳥居派第四代傳人。最早將單幅錦繪發展成由兩幅或多幅連接起來的大畫面,開啟“續繪”時代。清長筆下的美人形象大多來自江戶市井婦女,他突破了以往美人畫纖弱、嬌柔的形象特點,將人物體形拉長,塑造出健康頎長的女性形象。

鳥居清長三女梳妝

版畫 38×25cm

中國美術館藏

 

作品描繪了三位女性晨起梳妝的情景,富有濃厚的生活氣息。三人姿態各異,或坐或立,彼此呼應,在梳妝與交談中呈現出悠然自得的閑暇時光。清長的美人畫以塑造群像見長,畫風寫實,線條流暢,色彩明麗。作品構圖飽滿,層次豐富,作者對背景中的室內環境刻畫詳盡,使遠景中的屋舍樹木呈現出景深效果,拓展了畫面的表現空間,顯示出對西方繪畫手法的借鑒。


鳥居清長《三女出行》

版畫 39×26cm

中國美術館藏

 

畫師集中筆墨描繪了出行途中的三位美人,她們或執扇、或持傘,在行走中顧盼交流,姿態舒展自然。清長擅長描繪女性的全身姿態和服飾之美。三位美人眉目清秀,身形修長,氣質高雅,人物姿態動靜結合又不失協調;衣飾華美,紋樣豐富,色彩柔和淡雅又互相呼應,衣擺隨著人物行走而呈現出韻律之美。鳥居清長塑造的美人形象具有鮮活的現實感,體現出成熟女性的風韻。

 

 

 

 


喜多川歌麿(約1753-1806)本姓北川,初名豐章。早期繪制小說插圖和繪本,之后在出版商蔦屋重三郎的資助與策劃下,以華麗典雅的狂歌繪本成名,并開創浮世繪美人畫新樣式——“大首繪”,表現美人半身像乃至頭像,通過描繪美人的細嫩肌膚和微妙的面部表情,展現出人物的不同神態、心理與性格特征,成為浮世繪美人畫創作的頂峰。

喜多川歌麿《歌撰戀之部·物思戀》

版畫 36.5×24.5cm

中國美術館藏

 

此作是喜多川歌麿美人畫“大首繪”的代表作。作品不同于以往美人畫多表現全身像的畫法,截取美人胸像進行特寫,通過迷茫的目光、落寞的神情和纖柔的手勢傳達出人物微妙的心理狀態。畫像背景大面積敷設粉色云母粉,襯托出美人光澤紅潤的肌膚,作品華麗而富有質感,是喜多川歌麿巔峰時期的作品。歌麿被稱為“青樓畫家”,他對吉原生活了如指掌,對青樓美人觀察入微,以平等的視角和細膩的筆觸將女性形象刻畫得含蓄而典雅。


喜多川歌麿錦織歌麿形新模樣·白打卦

版畫 36.3×24cm

中國美術館藏

 

這件美人坐像是喜多川歌麿后期的作品。畫面中的美人身著華服,轉身望向畫外。相比其巔峰時期美人畫的含蓄和典雅,這件作品中的美人臉頰泛著紅暈,朱唇微啟,嫵媚妖嬈。作品運用了無線摺的表現手法,舍棄了傳統繪畫的墨線勾勒,依靠大面積的色彩和圖案塑造形體。同時使用空摺技術,利用雕版壓印出無色、凹凸的紋理來表現衣褶,呈現出浮雕般的視覺效果。畫面左上方的文字是畫師的自白,既抒發了對藝術創作的自負情緒,亦表達了失去出版商好友后前途未卜的感傷。

 

 

 

 


東洲齋寫樂,生卒年不詳。寫樂幾乎沒有任何可以考據的生平資料,只留下了一系列精彩的役者繪作品。他從1794年至1795年十個月內先后發表役者繪共計134件,轟動畫壇。其作品以夸張、變形的手法表現演員的形象與動態,并通過對個性的渲染展現演員角色的內在精神,為當時役者繪界帶來新的視覺沖擊。寫樂的全部作品都是由蔦屋重三郎策劃出版,獨特的畫風設計讓寫樂一舉成名,然后便銷聲匿跡,由此可見出版商對于浮世繪畫師及其創作的重要作用。

東洲齋寫樂《三世大谷鬼次之奴江戶兵衛》

版畫 38.5×24cm

中國美術館藏

 

東洲齋寫樂最經典的作品之一,表現的是歌舞伎演員三世大谷鬼次所扮演的角色奴江戶兵衛。寫樂初期創作的役者繪全部為“大首繪”,通過對演員上半身尤其是面部的深入刻畫,表現出演員及其所扮演的角色的個性魅力。作品以簡潔的線條刻畫了演員上挑的眉毛和翻白的雙眼,紅色的眼眶增添了一絲陰郁。鷹鉤鼻下方,嘴巴抿成一條向上的弧線,敞開的領口和張開的雙手強化了人物向前傾斜的動態,仿佛要沖出畫面,傳達了人物緊張的情緒和精神狀態,呈現出夸張的戲劇效果。


東洲齋寫樂初世市川蝦藏之竹村定之進

版畫 36.5×24cm

中國美術館藏

 

作品表現的是歌舞伎演員初世市川蝦藏所扮演的角色竹村定之進,是一個老年男性角色。作者以流暢的線條和漫畫式的表現手法勾勒出演員的五官,緊握的雙手表現出悲痛又隱忍的情緒。畫面以黑色云母粉鋪設背景,演員身著武士禮服,以大面積的橙色搭配小塊灰藍色,色彩簡約、跳躍,富有裝飾趣味。寫樂的役者繪刻畫的是未經美化的演員相貌,通過變形甚至丑化的手法表現人物情緒和動態,因此在當時引發了不少爭議。他在之后的創作中有意淡化了夸張變形的表現手法,但是作品也逐漸失去了獨具一格的藝術魅力。


 

 

 


葛飾北齋(1760-1849)原名中島鐵藏,早年師從勝川春章,畫號勝川春朗,后曾改用多個畫號。北齋在創作中將日本畫、中國畫和西洋畫的技法相融合,其作品形式十分豐富,包括狂歌繪本、小說插圖、繪畫范本、風俗畫、浮世繪等,其中成就最高、影響最大的是浮世繪風景畫。其風景畫表現出對形體與色彩的高度提煉與概括能力,具有鮮明的裝飾性特征。他塑造的富士山形象成為浮世繪最具標志性的形象。

葛飾北齋《富岳三十六景·凱風快晴》

版畫 25×38cm

中國美術館藏

 

富士山是日本民族精神的象征,也是葛飾北齋熱衷表現的題材。在這件作品中,作者舍棄了山體的具體細節,將富士山風景概括提煉為簡潔明了的形體與色塊,其造型既生動又富有張力。在色彩處理上,以熱烈的赭紅、純凈的靛藍和深沉的墨綠進行組合,展現了清晨陽光映射下富士山的奇妙色彩,極具藝術感染力。這件作品成為表現富士山最具標志性的作品,北齋以瞬息萬變的形與色表現了永恒的富士山精神,體現了他敏銳的洞察力、奇幻的想象力和對自然的深刻體悟。


葛飾北齋《千繪之?!ぜ字莼鹫瘛?/strong>

版畫 17×25cm

中國美術館藏

 

此作描繪了夜晚漁民捕魚的場景?;鹫袷侵敢雇碓诤舆厯]舞火把,引誘魚出現的捕魚法。畫面背景中,墨色的天空閃爍著點點星光,畫面中心是忙碌的漁民,有的舉著火把照亮引魚,有的站在溪中奮力打撈,由遠及近的溪水潺潺流動,使畫面產生了豐富的律動感,在寫實風景的基礎之上,增添了裝飾美感。作品的明暗光線呈現出舞臺的布光效果,使觀者的視線聚焦在畫面中心忙碌的漁民身上,充分表達了畫師對勤勞樂觀的勞動人民的關注和熱愛。


 

 

 


歌川廣重(1797-1858)本名安藤重右衛門,號一游齋、一幽齋等,出生于幕府職員家庭。師從歌川豐廣,從美人畫和役者繪起步,以風景畫聞名于世。廣重在作品中描繪自然氣象與四季變換中的風景,表現出對大自然的親近與依戀,畫風清新典雅、靜謐悠遠。畫面呈現出典型的日本式審美趣味,彌漫著淡淡的愁緒與詩意,因此他也被稱為“鄉愁廣重”。

歌川廣重《東海道五十三次·莊野白雨》

版畫 22×33.5cm

中國美術館藏

 

江戶時代,隨著經濟的發展和交通的發達,掀起了平民旅游的熱潮,描繪風景名勝的“名所繪”也隨之進入創作高潮。東海道是連接江戶與京都的一條古道,沿途設有五十三處旅棧,莊野便是其中一處。作品描繪了瓢潑大雨中,人們撐起雨傘,身披蓑衣,狼狽趕路的情景。畫面中傾斜的坡路、灰色的竹影和淋漓的冷雨構成不穩定的倒三角形,折射出雨中人們不安的心理狀態,渲染出淡淡的感傷情緒。作者以平視的角度描繪生活中真實存在的平民百姓,表現出對普通民眾傾注的樸素情感。


歌川廣重《木曾海道六十九次·洗馬》

版畫 16×24cm

中國美術館藏

 

木曾道是江戶時代的五大通道之一,沿途有六十九個驛站,洗馬是其中之一,因將軍木曾義重曾在此洗馬而得名。畫面中一輪滿月懸掛在半空中,垂柳與蘆葦隨風搖曳,小舟和木筏順流而下,勞作的人們為寂寥的風景增添了幾分親切感。作者用詩一般的語言描繪平凡的生活,喚起人們對往昔的懷念和濃濃的鄉愁。廣重在風景畫創作中使用了新興顏料維爾林藍,并熟練運用羽化技法表現天空和水域的色彩漸變,渲染出淡然悠遠的意境和寧靜柔和的情懷。

 

 

 

 


木版年畫作為中國農耕社會傳播最為廣泛的藝術載體,承載著人們對理想生活的憧憬,并給予人們藝術的享受、精神的慰藉和有益的教育。木版年畫以百姓喜聞樂見的題材為創作主旨,內容涵蓋了民間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謂包羅萬象,是描繪古代世俗生活的“百科全書”。中國地域遼闊,木版年畫產地遍及南北各地,并在一千多年的發展進程中形成了以地域為特色的十余種典型風格。其中以“南桃(桃花塢)北柳(楊柳青)”最負盛名,其他還有河北武強、山東濰坊、陜西鳳翔、河南朱仙鎮、四川綿竹、福建漳州、廣東佛山等產地,它們在造型、色彩、技藝、審美等方面不盡相同,各具特色。



作品解讀


天津楊柳青《葉戲仕女圖》

木版年畫 101×59.5cm

清雍正

中國美術館藏

 

葉子戲是古代的一種紙牌博戲,最早出現于唐代,至清代樣式和玩法已基本完善。過去,民間婦女喜于年節佳日以葉子戲來消遣娛樂。此圖繪兩位貴族仕女在專注出牌,畫面顏色鮮麗如初,人物發髻衣著及身后門扇刻畫精細,神態表現細膩,是楊柳青早期年畫中的佳品。原為兩幅一對,今僅存此幅。

 

天津楊柳青《百花公主》

木版年畫 59.5×105.5cm

清乾隆

中國美術館藏

 

出自明代傳奇劇本《百花記》,是昆曲的經典劇目。元時安西王謀逆,朝廷派江六云打入安西王府刺探,太監八剌鐵頭妒忌六云被重用,設計將其灌醉送至公主帳中,欲害之。公主侍女江花佑乃六云失散多年的胞妹,對其暗中相助。當百花公主操練回帳,見六云年少俊朗,頓生愛意,贈與寶劍,意許以終身。該作品人物形象俊美,眉眼五官刻畫細膩,設色雅致,是楊柳青年畫的早期佳作。

 

天津楊柳青《暖香塢雅制春燈謎》

木版年畫 62×107.5cm

清嘉慶

中國美術館藏

 

故事出自《紅樓夢》第五十回“蘆雪庵爭聯即景詩,暖香塢雅制春燈謎”。湘云、李紈等正在蘆雪亭作即景聯詩,雅趣方濃之際,賈母也乘雪來至室中,說道:“有作詩的,不如作燈謎兒,大家正月里好玩?!北娙怂焱Z母到惜春繡房,紛紛趕制燈謎,以迎賈母的興趣。作品構圖飽滿充盈,采用焦點透視法,畫面富有內外層次感;色彩飽和明艷,具有清嘉慶時期的賦色特征。


天津楊柳青《莊稼忙》

木版年畫 58.5×102.5cm

清道光

中國美術館藏

 

圖中生動描畫了民間五月里,男男女女的勞動人民在進行揚場、軋麥、裝包、運倉等勞動的情景。畫家在畫中描寫的人物衣著整潔,形象美麗,場景恬然安逸,表現出一種農家無限好的詩趣。上欄題詩“唯有農家稼穡難,終朝忙迫在場間,收來麰麥如山積,婦女咸歌大有年”,道出了過去人們終日勞作的艱辛和獲得豐收的喜悅,體現出勞動人民淳樸真實的思想感情。

 

天津楊柳青《丑末寅初》

木版年畫 62×108.5cm

清光緒

中國美術館藏

 

“丑末寅初”是京韻大鼓(在天津稱“衛調”)的傳統唱段,又名“三春景”,唱詞中形象地描述了在丑末寅初這一時辰里古代人民的生活景況。春末夏初,東方欲曙,漁翁、樵夫、農夫和讀書人這四相世俗人物,開始了自己一天的活動,還有牧童騎牛吹笛繞過小溪旁,猶如一幅生動古樸的畫卷,反映出在當時紛亂擾攘的社會里,人民希望有一個“桃源仙境”般的安靜世界。圖中所畫正是曲中場景,畫面色彩清新潔凈,生動地表現出天淡星稀、明媚晴朗的晨光美景。


天津楊柳青《福緣善慶》

木版年畫 27.5×53.5cm

清晚期

中國美術館藏

 

圖中繪三名兒童聚坐一處,手中分別持有圓橘、芭蕉扇、玉磬等玩物,三人中間穿插有一只紅蝠,以四物諧音組成“福緣善慶”之吉語。畫中人物衣飾刻畫精琢,開臉極為精細,雙目內勾填淡雅藍色,更顯神采;色澤古樸,已逾百年仍明艷如新,是楊柳青早期年畫的經典之作。

 

江蘇桃花塢《一團和氣》

木版年畫 50×50cm

清晚期

中國美術館藏

 

“一團和氣”又名“和氣致祥”,為桃花塢年畫的代表性作品之一。畫中孩童笑意盈面,頭束雙髻,頸掛“日月同春”鎖,雙手執“一團和氣”的橫幅。畫面以變形手法將孩童形象塑造為圓形,與無錫泥塑“大阿?!比绯鲆晦H,象征團圓、美滿?!耙粓F和氣”的形象及其變體流行到蘇、浙、湘、皖等地區,幾乎是過年時戶戶必貼的年畫,屢屢翻刻長期不衰,成為重要的經典之作。

 

江蘇桃花塢《連生貴子》

木版年畫 54×30cm

清晚期

中國美術館藏

 

在中國傳統的民間觀念中,兒女成群、多子多福是家庭生活幸福的象征,蓮蓬多子而飽滿,“蓮”又與“連”諧音,故民間常繪蓮花、童子組成“連生貴子”之義。圖中描寫婦女兒童夏日納涼的情景,一女子坐于案前專注繡花,繡案邊女子攜幼兒側立觀望,另一女子與一兒童正逗?;ㄘ?,高架花臺上置蓮花一盆。畫面溫雅清新,富有江南一帶民間生活情趣,用色具有典型的清晚期桃花塢年畫風格。

 

江蘇桃花塢《歲朝圖》

木版年畫 46×60cm

清晚期

中國美術館藏

 

“歲朝”即一歲之始,指正月初一。圖中繪亭臺樓閣中,齊聚了七子奪梅、冠帶傳流、和合二圣以及代代登科、平安吉慶、劉海戲蟾等吉祥喜慶的各種人物和美景。畫中巧妙利用器物的諧音組成祝福吉語,如戟代“吉”,磬代“慶”,笙指“高升”,瓶喻“平安”等,這類作品是過去深受歡迎的題材之一。


陜西鳳翔《女十忙》

木版年畫 35×26cm×2

清代版復刻

中國美術館藏

 

圖中依次描繪出古代婦女彈花、捻線、紡線、合線、漿線、經線、織布等手工紡織的場面,并穿插有童子、狗等形象,渲染了活潑歡樂的氛圍。作品尺幅雖小,但構圖層次清晰,容納了流水線似的手工紡織過程。另有形式相同的“男十忙”,表現男丁在田間耕地、播種、鋤地、墩苗、收割等務農場面。這類作品反映了在自給自足的古代社會中“男耕女織”的自然分工及生活狀態,是農耕社會人民生活的真實寫照。

 

河北武強《鎮宅神判》

木版年畫 80×56cm

清代版

中國美術館藏

 

民間信仰中鐘馗是驅邪降福之神。傳說唐玄宗身體不適,久不能愈。一夜夢見一大鬼吞噬小鬼,大鬼自言乃終南山不第進士鐘馗,愿為陛下除盡天下鬼魅。玄宗夢醒病除,遂召吳道子繪其形象頒布天下,形成新年掛像的風俗。后世又增添了端午辟邪之說,用朱砂點鐘馗像目能除邪祟。此幅鐘馗像以朱紅單色印制,人物身形魁梧,執劍而舞,目視前方紅蝠,意為“福在眼前”;劍下“鎮宅神判”方印及下方的“五雷符”,表明鐘馗之功用。


山東平度《空城計》

木版年畫 33×52cm

清代版

中國美術館藏

 

故事見《三國演義》第九十五回。司馬懿領兵伐蜀,馬謖戰敗,街亭失守。司馬懿乘勝進逼西城,西城蜀營精銳均已遣出。在此危急關頭,諸葛亮設空城計:大開城門,自己坐在城樓飲酒撫琴;司馬懿兵至城下,見狀大疑,揮兵退去,西城幸存。平度年畫均采用木版套色刷印,色彩上運用紫色和大片的水綠、水粉色,顯得柔麗清秀,并且畫面上多飾有橫線底紋,線條工細挺拔,在其他年畫產地中獨樹一幟。

 

山東濰坊《十全富貴》

木版年畫 28×40cm

清代版

中國美術館藏

 

圖中天官、錢龍降下金錢,賜福人間;下方有數位童子忙于收集金錢、元寶等財富,收獲滿盈。畫面右側繪庭院一角,門外站立一位老者,手捋須髯,等待童子送寶進門;院內一對夫婦面帶喜色,向外眺望。畫面色彩明快、對比強烈,富有山東濰坊年畫的典型特色。畫中“十全富貴”“天增(贈)金銀”“天官賜?!钡茸謽颖憩F了人們祈求富貴雙全、財富不斷的美好愿望。

 

山東濰坊《山水四條屏

木版年畫 55.5×22cm×4

清代版

中國美術館藏

 

這組山水四條屏分別描繪了春、夏、秋、冬的四時景致。畫中沿襲傳統山水畫法,講究“丈山尺樹、寸馬分人”,遠山近水及亭臺樹木的分布營造出景物的空間感與層次感,人物置身其中,富有詩意。該作品采用單色套印,用濃淡墨色印出山石樹木的輪廓及層次,使其頗具文人山水畫之意境。這類僅印制墨色的年畫品類在當地被稱為“黑貨”,用以滿足人們的不同審美需求。

 

 

 

 

 

 


 



責任編輯:于歌

編輯:寇旭、楊子、孫庚辰

制作:楊奇

 

 

 

 


 

 

 

 

 

 

                - 官方微信 -                      - 抖音號 -                               

         

 

- 官方網站 -


 

 

 



天堂www网最新版资源_小柒直播免费下载_国产∨A在线观看_chinesemature性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