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文以化人,相由心生,以此八字概括、形容歐豪年先生頗為恰當。二十年前初見歐先生,一身長袍,舉止言談,儒雅中透著藝術家沉靜而雄健的力量。我們便以詩、畫、書、塑交流,而許為忘年交。由臺灣寄來的信,墨香中流露的真情使我油然擇機面對歐先生作一全身塑像。此佳事也。在后來與歐先生見面時被每每提及。歐先生兼有“撫孤松而盤桓”的晉代高士和民國時西學東漸文人雅士風采,更是當今游于海峽兩岸以藝弘道的名士。
  我邀請歐先生來中國美術館辦展,更多的意義在于讓觀眾從畫中看到中國畫所涵納的精神是何以通過藝術家個性的創造得以表現;看到大陸和臺灣何以在民族的脈象中延傳中華文化的血液;看到嶺南畫派在個體藝術家的生命歷程中何以傳承。
  可以說,歐豪年先生的展覽是一個具有啟發性的展覽。展開20世紀的中國美術畫卷,伴隨著西學東漸和隨之而來的社會變革,發生了劃時代意義的轉變,先有康有為“衰敗改良”、陳獨秀“美術革命”之說,后有徐悲鴻、林風眠、劉海粟等各具特色的“融合主義”思想與實踐,無一不帶來傳統中國畫領域的巨震。嶺南畫派作為20世紀中國美術變革浪潮中的重要美術現象之一,秉持“折衷中西、融合古今”的藝術宗旨,在二、三十年代的嶺南地區掀起了一場對中國畫的“藝術革新”。創始人高劍父、高奇峰和陳樹人以高昂的藝術抱負、熾熱的革命精神,開啟了地區國畫的新篇章。
  歐豪年先生1935年生于廣東吳川,自幼家學淵源,才情四溢。50年代遷居香港后,適逢嶺南畫派二代傳人趙少昂先生移居此處,續開嶺南藝苑。歐豪年也拜其門下,成為嶺南畫派再傳弟子。1970年,他南渡臺灣,將嶺南畫派風格引入此地,成為當地中國畫壇的一支新軍。多年來,歐豪年先生仰承師恩鴻業,秉持“折衷”精神,傳馨嶺南藝脈,不懈探索于畫派風格與臺灣地域文化的交融互通,使嶺南畫風成為臺灣重要水墨風格之一。創作之外,其更不忘獎掖后學,在學院藝術教育中勤懇耕耘,桃李天下,不遺全力推動中國傳統藝術精神在中國繪畫、書法中的融滲和在新一代藝術家中的繼承。他本人也因之成為臺灣畫壇卓有聲望的藝術大家。
  歐豪年先生的作品以其中激蕩的“雄強之質”而獨具特色。這不僅是嶺南畫派特有的筆勢氣概,更是他個人性情的彰顯,是其藝術自信的顯現。他傾慕黃河壺口的氣勢恢宏、萬里長城的蒼茫崇峻;欣賞雄獅猛虎的霸悍剛強、駿馬鷗鷺的意氣飛揚,大千世界的壯麗景象與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使其驚嘆,可貴的是他將這一切生活的、生命的感動化入筆墨,并洋溢著其豪邁的才情。他作《雄獅出柙》,抒發“若無新變不為雄,往哲微言晨暮鐘。此時藝林沉寂甚,待聆清嘯鎮頑聾”的革新決心;他作《觀潮》,攫取如坡公一般“欲識潮頭高幾許,越山渾在浪花中”的慷慨氣概,不禁使人追憶“嶺南三杰”的藝術精神。與此同時,歐豪年先生始終立足自然,多年間從未停下寫生的步伐。他認為“寫生是水墨畫足以重新賦予現代性的基礎,也是個人與大自然獲得感性對話的起點”。如此,在“寫生”與“寫心”過程中,情隨物移,墨氣酣暢,筆走龍蛇間,獲得遒勁肆意之勢。歐豪年先生正是以這樣旺盛的創作精力、昂揚的藝術豪情和勤奮的寫生實踐,開張圖畫,再續嶺南畫派之時代新貌。
  歐豪年先生的藝術創作,在當代性的生命弘張中,隱蘊著詩性的審美意象。幽淡、中和、雄健……構成水墨的一片化機。歷經時代變革、世事滄桑,他愈發珍視源自民族本體的文化精粹。論“折中”而非“委曲”,作“融合”而非“兼并”,歐豪年先生身居祖國寶島臺灣,心系中華文明之“源”,他在理性的思考和感性的實踐相結合中探求傳統之“源”和現代創造之“流”的關系,在中國畫的圖式及筆墨與意境上拓展新的意象生成。他在詩歌與書法的兩個意象表達中提煉民族文化的精妙表現形式,又在傳統題材中拾掘新的內涵。天寬樓館,挹翠山堂,歐豪年先生在這里吟詩、作畫、行書,以書言詩,以詩成畫,珠璧交輝,奕奕勃發。他如古代高士一般灑脫又內蘊哲思。作品中的長袍老者,或撫琴,或伴鶴,或酣醉,或觀瀑,更多的則在秉筆直書……他與他的藝術形象渾然一體?!澳蠋X源流有奧堂,二三鴉噪亦何商。前賢心跡澄明在,不廢江河萬古長?!逼淙烁聍攘?、文化涵養與藝術訴求,紛紛然付諸筆端,昭昭然可為鑒矣。
  如今,歐豪年先生年逾八旬,仍創作不息,教學不止?!斑€攜筆墨向高丘”,他如鯤鵬展翼,試以翰墨載道,博得墨彩萬象,再攀藝術高峰。本次展覽,匯集了歐豪年先生各個時期所作的山水、花鳥、走獸、人物、書法、詩文等多題材的藝術作品,是其畢生成就之宏覽。歐豪年先生在個人藝術實踐中身體力行的證明了臺灣與大陸在文化上的根脈相系,這深藏于嶺南畫派筆尖腕底的文化根蒂,在漫長歲月洗練中,幻化為一顆對中華文明的赤誠之心。
  更令人感佩的是,展覽舉辦之際,歐豪年先生不顧身體辛勞,親自挑選其各階段藝術作品20幅捐贈中國美術館。這些作品中既有其早年學習期間的山水嘗試,又有風格成熟后折衷中西的水墨探索、肖形寫生,以及其最新繪畫成果。此舉充分體現出歐豪年先生崇高的藝術境界和對國家美術收藏事業的鼎力支持,以及其作為當代臺灣畫壇代表人物突出的文化擔當。這些作品將匯入中國美術館典藏序列,在20世紀中國美術與嶺南畫派的研究與傳播中發揮其社會效應與藝術價值。
  祝展覽圓滿成功!
   
   
  中國美術館館長  吳為山
  戊戌正月初二    
   

相關報道

  中國美術館3月2日訊 2018年3月2日,由中國美術館主辦的“還攜筆墨向高丘——歐豪年八十回顧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此展作為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也是2018年度國家美術作品收藏和捐贈獎勵項目之一。 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國文聯副主席張平,中華藝文基金會會長、文化部原副部長王文章,原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楊承志,著名書畫家、詩人范曾,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吳為山,中國國家畫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楊曉陽,中國國家博物館黨委書記、副館長黃振春,中國美術館黨委書記張士軍,香港大公文... 【詳細】

歐豪年老學自述

歐豪年老學自述

豪年1935年生于廣東茂名,今已改隸吳川市博鋪鎮也。憶自少讀父書,長逢世變,雖耽書畫國學,然值中原板蕩,家國多事之秋;故50年代時,終以遁跡避世,侍家移居香港。在港得拜嶺南名宿趙少昂老師門下,專意致力藝事,寫生自立。且仰凌道揚院長之培植,曾執香港崇基學院講席。后以中文大學之組成,課程更易,離職后,曾爾訪臺,拜謁行草書圣于右任院長,多蒙勉勵,且書贈“風雨一杯酒,江山萬里心”。旋更游歷南洋星馬,應約舉行畫展,頗邀時譽。時張其昀曉公夫子創辦中國文化學院,力促回國參加美術教育行列。   1966年,以葉公超先生之呼應建議,臺北歷史博物館主辦拙展,蔣宋美齡女史蒞觀激賞,曾選山高水長、雄獅、蒼鷹、長松、柳鷺、月荷、晨雞、群馬等題材作品,推薦與蔣公共賞。時值國父孫中山先生百年紀念將屆,所建陽明山中山樓落成,遂曾斥金典購拙繪十余幀,充陳莊嚴殿堂。此固非所逆料之殊榮矣。中國文化學院創辦人張其盷夫子再三邀約,1970年秋,遂爾應聘為專任教授。學院后更改制為大學,豪年四十余年間專任,堅持美術教育并曾主任系政外,國畫創... 【詳細】

第一部分嶺南傳馨者:歐豪年20世紀90年代以前的作品

     嶺南畫派是20世紀初在嶺南地區形成的以“革新”為宗旨的繪畫流派,主張“折衷中外,融合古今”,創始人高劍父、高奇峰和陳樹人被推為“嶺南三杰”。
   歐豪年師從嶺南畫派第二代傳人趙少昂,是嶺南畫派的再傳弟子。他充分繼承了嶺南畫派“調和中西”的創作傳統,并以融會古今的藝術態度,取得了多元的藝術面貌。1970年,歐豪年受邀任教于臺灣中國文化大學,將嶺南藝術風格滲透到臺灣藝術環境之中,不僅接續了海峽兩岸的藝術傳統,更為當地水墨創作提供了新的藝術選擇,對中國傳統藝術精神在臺灣的繼承和發揚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該部分主要展示的是歐豪年20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的作品,呈現了他早年潛心學習嶺南畫派的藝術面貌,并在移居臺灣后,將嶺南精神在臺灣生根發芽的藝術過程。

第一部分嶺南傳馨者:歐豪年20世紀90年代以前的作品 更多>>

第二部分筆落生寰宇:歐豪年的山水作品

       古代的山水畫創作歷來講求“應目會心”,飽覽山水而后丘壑內營,至石濤所倡“搜盡奇峰打草稿”,將山水創作重新引回自然之境。寫生同樣是以“革新”為訴求的嶺南畫派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歐豪年對寫生尤為重視,其足跡遍布宇內,桂林山水、黃山松云、長城內外、大河上下,搜盡奇峰湍水,累為筆下寰宇形象。歐豪年的山水作品多呈現為大山大水式的壯闊開闔,將北派山水的雄渾之像與南派山水的氤氳之氣融為一體,將中國畫水墨質感與西畫光影手法相結合,作品墨氣淋漓,虛實相生間,取得古今中西之匯通,盡顯中國山水之壯景。
       該部分主要展示的是歐豪年20世紀90年代以后的山水畫創作?!叭绠嫹较魑逶聘?,客館遙看華岳秋。已謁山神參廟郭,還攜筆墨向高丘?!边@首題在《華岳高秋》上的詩句,不僅顯示出歐豪年贊嘆自然、提筆寫生的創作實踐,更流露出他在創作中筆墨不輟、探索不息的藝術志向。

第三部分腕底造物功:歐豪年的花鳥、走獸類作品

   中國文人畫擅長借物抒情,通過象征手法,借助筆下形象傳達胸中意象。嶺南畫派的花鳥畫創作,一方面延續了以往花鳥畫的傳統,另一方面以寫實主義精神將題材擴大到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僅嶺南風物躍然紙上,更將“革新”精神寄托于猛獸形象。
  歐豪年作花鳥走獸,一方面以溯古而論今,“我窮心血平生力”,“古法原來矯似龍”,在古今之間廣收博??;另一方面“物情喻世態,感此動吟毫”,他的花鳥與走獸并非單純為自然造物的寫照,更多帶有對當下和未來社會及藝術發展的回響。這是每位嶺南畫派中人所特有的藝術責任感。
  該部分主要展示的是歐豪年花鳥、走獸題材創作,呈現其作為當代嶺南畫派的繼承者和開拓者,在西畫手法、光影變化與氣氛營造中探求個人的藝術面貌。

第四部分涵泳古今氣:歐豪年的人物、書法類作品

    在嶺南畫派的創作門類中,人物雖非主類,但幾代嶺南畫家或作古裝人物以古喻今,或直接刻畫現實人物生活,以多種方式為這個門類注入時代內涵。歐豪年的人物畫以古裝人物為主,表現為粗筆豪放的寫意畫風。在其作品中往往出現手提墨筆,奮筆直書的文士形象,或許正是他個人的寫照。又有以西畫之法融傳統意境所作的人體作品,是折衷理論的又一嘗試。
  古人言“書畫同源”,如何在折衷與融合的同時,不忘筆墨特性,書法習練在其中發揮了充分作用。歐豪年出生書香世家,自幼家學淵源。繪畫之外,他勤習書法,有意識地將書法運筆用于繪畫創作。詩文方面亦頗有建樹,展覽所呈現的書法作品和繪畫上的跋文往往出自其自作詩,是其藝術的一大特色。
  此部分主要展示的是歐豪年的人物和書法題材作品,以書言詩,以畫映詩,交相輝映,文采奕奕。

第五部分吐納皆豪情:歐豪年的藝術與生活

   歐豪年是臺灣畫壇享有極高聲譽的藝術家,這不僅源于其作為藝術家的書畫造詣,更源自于豪爽的性格、溫潤的涵養和對中華文化由衷的熱愛,這些因素沁潤著他的藝術與生活,成為了他個人自有的創作情境。
  該部分主要展示的是歐豪年在創作與生活中的所思、所感、所見、所得。他對嶺南畫派有著清晰的認識,深厚的感情,對中華文化和傳統繪畫更有著赤誠而真摯的情感。天寬樓館,挹翠山堂,這里是歐豪年傳統情愫的匯聚之處,有著他向往的山水田園之樂;這里更是他嶺南藝術的發聵之所,凝聚了藝術歷程的沉淀與總結?!澳蠋X源流有奧堂,二三鴉噪亦何商。前賢心跡澄明在,不廢江河萬古長?!边@樣的情感流于畫紙、書間,其作品自然有著撼動人心的力量。

 中國美術館 版權所有
天堂www网最新版资源_小柒直播免费下载_国产∨A在线观看_chinesemature性老太